<ruby id="acpna"></ruby>
    <tbody id="acpna"></tbody>

    <tr id="acpna"><small id="acpna"><acronym id="acpna"></acronym></small></tr>

  1. <tr id="acpna"><small id="acpna"></small></tr>

    <ins id="acpna"><option id="acpna"></option></ins>

      1. 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我與趙樸初先生的一段佛緣

        發布時間: 2023-02-27
        來源: 《世紀》雜志
        【字體:

        唐鑒真像回中國探親,我臨難受命

          佛教講究一個緣。趙樸初先生生前是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我有幸和他結下了一段佛緣。

          緣由是“文革”結束后,鄧小平、鄧穎超相繼訪問日本,拜謁了唐招提寺,住持長老陪同瞻仰了唐鑒真像。這尊像是鑒真臨圓寂前,他的弟子用夾纻干漆制作的,與真人等身,在日本定為國寶級文物。每年只在鑒真特定的節日對外開放,平時只有外國元首提出申請,方可一拜。鄧小平在參謁后,住持長老提出愿望:在他有生之年,能舉行一次唐鑒真像回中國探親的活動。鄧小平很高興地接受了這一促進中日友善的要求。

          根據雙方協議,日本佛教組團護持鑒真像回國探親,在揚州鑒真紀念堂和北京舉行兩次大法會。其間,日本佛教代表團要到鑒真生前到過的寺院,進行參拜。鄧小平回國后就把此事交托時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的趙樸初先生主持實施。因鑒真在第五次東渡失敗后,從海南一路北上,曾在金陵棲霞古寺調養居住了半年,才渡江重回揚州大明寺的。這樣,南京棲霞寺就是日本佛教代表團必來參拜的地方,必須完好。

          一查,南京棲霞寺經過“文革”浩劫,不僅殿堂中的佛像蕩然無存,連屋頂都多見天光,院墻破敗不堪,特別是寺前空地成了鉛鋅錳礦的開采工地和工棚,多處塌陷。中央文件下達地方后,江蘇省及南京市宗教局領導立即調集干部(有的還在五七干校勞動)組建班子。拿著尚方寶劍,首先到冶金礦業部把采礦隊伍搬走,批撥資金修復棲霞寺。好在寺院的建筑骨架主構架完好未損,建筑工人依樣修復即可,麻煩出在殿堂佛像蕩然無存,而且所有廟中原有資料全部被燒光或消失不見,只有重塑了。省市宗教局到處尋找承擔單位和人才,近月無果。后來便在棲霞寺現場召開有關專業人士會議,有南京藝術學院雕塑教研室的張祥水,江蘇省美術創作室雕塑組組長葉宗浩,我作為南京市工藝美術系統的代表出席了會議。會上省宗教局領導介紹了以上情況和現狀,目的在落實任務,落實承擔單位。開頭泛議一通,當落實到具體時,葉張二位都推托:一是他們一直從事工農兵現代題材創作,從來不搞古代題材和佛教內容的創作,而且也沒有人手和團隊,不能勝任擔當。二人一致往我身上推。我當時在南京工藝雕刻廠任設計室主任,一直從事古代題材的創作和生產,承擔為國家換取外匯的任務,廠里技藝職工數百人。但是我廠制作的仿古木雕最高大的在一米五左右,現要制作二米以上的,從未做過。我們搞雕塑的都知道,這一米五與兩米,不是單純的高度增長,而是體積的增長,難度增加數倍。而且任務數量大,二十二尊。時間太緊,只有一年。當時我連連搖手說:不敢承擔,不敢承擔……

        恢復棲霞寺塑像,我迎難而上

          會后數日,省市宗教局的有關負責人不斷上門,并請上級公司出面,解說這次任務的緣由和重大意義。經多次磋商,廠領導接下了任務,擔子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開始做規劃方案,先從核實棲霞古寺大殿兩邊供立的是什么佛像入手,論證了不是十八羅漢,而是二十諸天。寺前天王殿迎面是彌勒佛,后面面對毘盧寶殿的是韋馱天王。確定對象后,我便帶領廠辦技校十二名學員和兩名助手外出考察(我當時兼任廠辦藝校校長,學員都是在當時工人中選上脫產學習的,屬廠里的培養對象)。手拿省宗教局介紹信,先到無錫蘇州,后到杭州靈隱寺,參拜高僧大德,求教論證,并和浙江美院有關研究佛教藝術的老師研討,到未被毀壞的大殿實地拍照和寫生。特別在杭州靈隱寺受益最大,該寺在“文革”中將受到沖擊的關鍵時刻,得到周總理的急電派部隊保護、關閉寺院。我們去時,仍不對外開放,是拿著特批介紹信進入,并得到住持的熱情接待,親自帶我們打開大雄寶殿向我介紹。我們早進晚出在那里工作了一星期。

          經過近一個月的奔波返回后,明確了所要塑造的對象,我便和兩名助手創作繪制草圖,經研討審定后,即分派學員分塑60厘米高的泥塑小樣,我和助手分組指導完成。隨即我們便召開多場有關專家研討會。當時巧逢中央美院何燕鳴教授數人來南京調研,特邀來廠審查,得到他熱情的高度贊揚,他激情地說:“幾天來參觀了江蘇南京多家重點工藝單位,研究所和工廠。南京工藝美術的最高水平和希望在這里?!?/p>

          一星期的研討論證會后,我們進行了最后的調整定稿,接著便是組織雕刻制作。我在廠里木雕車間挑選了十位雕刻高手,加上十二名學員,每人配備兩名助手,分擔一件塑像。我的兩名助手做輔導,我抓總盤。借了廠鄰南京鐘英中學的大禮堂,封閉起來專做雕刻這批佛像的基地。省市宗教局派了多名干部,組織供應椴木、生漆、金箔等所需物資。這些在當時都是特批特供的,特別是黃金的調撥,更是國家財政部專用特批的。當時參與此項工作的人激情都非常高,每天從晨八時前到晚過十二時,都很自覺。刀劈斧砍,艱苦雕刻,不計報酬。只增加了一頓夜餐(干過晚九點半供一頓夜餐,干過晚十一點半加供一頓夜餐,兩頓夜餐共七角錢,廠食堂每頓僅一碗面兩個肉包),就這還是省領導特批的。我更是每天晨六時進現場,對每一座雕像進行審視,在講臺大黑板上寫出具體意見和要求。讓雕刻者在每天雕刻前有清晰的認識,明確工作方向。有時我和我的助手還要對問題大的雕像上去砍幾斧。

          經過半年多的艱苦雕刻制作,二十二尊高二米(頭頂至腳)的二十諸天、韋馱、彌勒佛全部完工,下一道工序就是妝金開光了。我把塑像全部上了一道深暗紅色底漆,使原本花雜的木質色得以統一,塑像的形象就清晰完整了。此刻便停下來,專等趙樸老前來審查。

        趙樸初親驗塑像,我有幸親聆教誨

          數天后,九時許。我們在廠門口迎接,趙樸老在省市有關領導的陪同下到來。一位中等身材,滿頭花發,慈眉善目,胖瘦適中的老尊者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眾人擁他扶梯而上,先在二樓會客室休息。省領導先向他匯報了我們勇擔此任的表現,也傳達了樸老對此項任務的重視和對我們的關心。后由我向他做較具體系統的匯報。最后我說,現塑造形象工作業已完成,專等樸老審查后再做最后一道妝金工藝……樸老一邊靜聽,一邊微笑點頭,隨即我們便請他到現場審查。

          一進入現場,當他看到一尊尊兩米多高的天王林立在面前,好不壯觀,頓時面部顯出喜悅的神情。不大的細長眼發出炯炯的閃光,慈眉舒開,偏長的嘴角翹得更高了。我一邊引領他查看,一邊介紹各雕塑的特征,他頻頻點頭認同。我們來到“散脂大將”前,我介紹說,我們把他上舉的手臂只伸到八成,不讓他全伸直,表現出積聚的力量最大,尚未釋放。樸老點頭道:“好,留有余地,讓人聯想?!痹凇按蠊Φ绿臁鼻?,我介紹了她手持寶瓶的形態,主要表現她的雍容大度。樸老道:“嗯,這形象豐滿?!碑斘覀儊淼绞譅恳恍『⒌摹肮碜幽浮鼻?,我介紹道:“鬼子母”有一個小孩,是她的最愛。但她是專吃別人孩子的,一天,她的孩子不見了。她就呼天喊地地到處尋找,但沒有結果,可把她急瘋了。后來她來求助佛祖,悲哭不起。佛祖道:你的孩子不見了,你如此悲痛,你吃了別人的孩子,別人怎樣呢!于是她領悟了,向佛祖起誓:今后再也不吃別人的孩子了,于是佛祖放回了她的孩子?!拔覀円罁@個故事,在塑造她的形象時,還是在眉眼上下了點功夫,讓眉骨、眼梢向上挑起?!壁w樸老連連夸贊道:“好,你們鉆研蠻深刻,抓神態抓細節,在傳神上下了功夫?!?/p>

          我們來到韋馱天神前,我說:“我們塑造的這尊金盔金甲的少年英雄形象,是依據杭州靈隱寺,國寶級的南宋韋馱菩薩塑造的?!壁w樸老點頭道:“好,你們選對了,那可是一件國寶級的精品??!”他略停了一下道:“你們可知韋馱殿的門匾額上都題的是‘威震三方’,而不是四方?”我們都應道:“不知道”,“沒注意”。他笑著指韋馱造像道:“好,我來講個他的故事。這位護法神對佛特別虔誠。積極到處弘法,傳播佛教,一連說服了三方信佛,這一天來到第四方。但要到達第四方,必須蹚過一條河。他在河邊眺望對岸良久,又見河面沒有船只,他亦舍不得拋棄他的一身金盔金甲,最后他便將金盔金甲脫下,頂在頭上蹚過了河。上岸后穿上金盔金甲便去向人們弘法。效果不好,人們對他說:‘你要我們信佛,行善放下,要舍得。你自己卻連金盔金甲都舍不得,你修行還未悟覺,來向我們弘法,回去吧’。韋馱一聽,羞愧而歸。于是他的門楣額上只能題‘威震三方’了。要人做到的必自己先做到呵?!鳖D時響起一片愉悅的笑聲。

          最后我們來到了笑呵呵的彌勒尊佛塑像前。我向他介紹,為了塑造好彌勒佛的形象,我們觀察了許多大胖子面部開心時的肌肉變化和結構,不讓他面部面具化。而且研討他應左手撫布袋,還是右手撫布袋。我們找到了依據,按杭州靈隱寺對面飛來峰上國寶級南宋彌勒佛石雕像為準……我剛介紹完,趙樸老突然揚起慈眉,用手拍了拍彌勒佛的大肚子,興致很高地開顏笑道:“他可了不起。你們知道他對農民起義可是一個大功臣嗎?”他略停頓了一下:“朱元璋奪天下時,農民起義軍里山頭很多,心聚不起來,各自稱王,力量分散,難以統一。朱元璋就打著他的旗號,自稱是彌勒佛來世,來拯救人民,打倒元朝,改朝換代的。因為彌勒佛在佛教中確定為佛祖釋迦牟尼的接班人。他朱元璋入過佛門,是彌勒佛來世,上天定下來的,他是名正言順得天下,坐天下的主。后來各小山頭都陸續歸順了他。哈哈,朱元璋就是借用了他在人民心中的威望,平定和團結了各山頭,統一了力量,打下了天下,統一了國家,成為明代開國皇帝的?!蔽覀儦J佩地聽完了他講述的這個歷史書上難得看到的故事。

          全部塑像審查完后,我們便護擁著樸老一起又回到廠部會客室,請趙樸老做評定。他端起茶杯喝了兩口,連連點頭贊許我們的努力,完成了他滿意的塑像。我見他全部認可后便道:“樸老,謝謝您的認可和鼓勵,我在這里向大家鄭重講一下,這次任務太緊,比較倉促。特別在椴木供應上,從船上運來,沒時間進行干燥合理處理,便進行加工制作了。我采用了推槽燕尾榫拼接法,進行拼接成整體,今后塑像確保不會散架,但一年左右,塑像表面會出現裂紋。按佛像制作工藝規程,新木雕佛像每年秋后需進行一次維修整形妝金。三個寒暑后,塑像木質內的含水量和大殿中的干濕度平衡了,塑像便穩定不會再開裂了,請必須重視三年維修的事?!痹趫龅淖诮叹值耐径籍惪谕暤?:是的,是這個情況。

          樸老環視了一下宗教局同志后,面向我慈祥、贊許地點了點頭。我接著說:“樸老,下一步我們可以妝金了嗎?”他揚起慈眉道:“可以啊,造型很好呀,你們做彩繪,還是滿妝金?”我應道:“我們不做彩繪,怕太花哨,有失整體和莊嚴,和主佛爭中心。我們做全金,暗部做朱紅色,但面部開光做彩。您看可否,請您指導?!彼麚P起手點頭贊道:“好,我贊同,整體,大氣好?!?/p>

          此刻已近中午,樸老起身,廠領導提出請他留下墨寶,他欣然同意,來到預先備好的案桌前。站定,凝神、落筆、行筆頓折、快慢有節奏地在宣紙上落下“妙藝神工”四個東坡風格的大字。落了款放下筆笑吟吟道:“未帶印章,你們過兩天去賓館補章吧?!贝丝讨献碳椰攦合壬锨暗溃骸皹憷?,我為您制了一方印,請笑納?!睒憷辖舆^,近眼端詳了一會笑道:“好呀,刻得好呀,來,拿印色來,就蓋這方印?!睒憷洗蛴∩缶驮趧倢懙淖约好钕律w上了這方印章,全場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廠領導上前請樸老一行去用餐,隨同的省市領導都說,樸老年事已高,不在外宴食,于是大家便護持樸老等至廠門外登車作別。

          三天后下午,市工藝美術公司為了想請趙樸老為南京正在開發的“雨花石”工藝題字,邀我同往南京雙門樓賓館拜望趙樸老。三時許,我們來到樸老下榻的獨樓二樓會客室時,樸老已午休過,正在內室寫字。他的年輕秘書入內通報后,不一會趙樸老便笑吟吟地出來了,大家就圍著他入座。我見還有一位市書畫院領導曹汶在座,便搶先向樸老問候后,遞上兩小盒打磨拋光好的雨花石,開門見山地向樸老陳述了開發雨花石工藝的情況,懇請他為這新開發的具有南京特色工藝品題幾個字。他眉眼舒開,用手撫摩著五色斑斕的雨花石,微笑著,欣賞著,自言自語道:“這可是周總理最喜愛的呵?!蓖蝗凰垌婚W,笑道:“唔,我曾寫過一篇有關雨花石的詩詞,收在我的《片石集》里?!痹捯魟偮洳茔氡愕溃骸皹憷?,我這里正帶來了您的《片石集》?!彪S即從便包中取出遞上。趙樸老未接,用手一指道:“打開,你打開169頁《臨江仙》?!辈茔氡愦蜷_書翻到169頁,我緊坐在他旁,我倆四目直盯書面,“臨江仙”三字展現在眼前。樸老道:“你們看?!彼憷世势鹂诘溃骸耙箟艚?,有巨舟載云旗鼓浪而過。舟中男女老幼,皆輕裾廣袖,望若神仙。中有一人,似小時無猜之友,方欲招之與語。忽空中落花迷眼,轉瞬舟逝,悵然久之。醒作此詞以志異?!彼痴b完引言,停頓了一會,略提高一點嗓音道:“不道相逢慳一語,仙舟來夢何因?彌天花雨落無聲?;ê圻€是淚? 襟上不分明。信是娟娟秋水隔,風吹浪涌千層。望中縹緲數峰青。抽琴旋去軫,端恐瀆湘靈?!蔽液筒茔胍恢比褙炞⒌芈犞怯泄澟念D挫,抑揚起伏的朗朗韻聲。伴盯著書上的文字。當他收尾:“一九六九年”時,四座全驚呆了。我當時激動得不知所措,臉漲得通紅,心跳得咚咚響。太厲害了,打心里佩服得五體投地!他的記憶太驚人,在沒有任何準備下,他一字不差無誤,有板有眼地朗誦完如此長的詞篇,果是大家呀。他讓我們有幸享受了一次朗誦高雅韻律的詩詞藝術美!大家都沉浸在愉悅、敬佩的氣氛里……

          過了一會,樸老笑道:“這雨花石和佛教天雨花息息相關,小劉,你知道嗎?”我立即應道:“知道一些,是梁武時,建鄴時石子崗上的高座寺,來了位叫云光的大和尚,他虔誠修佛,精通佛經。有一天他在石子崗講經說法,因講得太精彩了,感動了佛祖,霎時間天上落花如雨,鮮花落在地上都變成了一塊塊色彩斑斕的美石,人們便稱之雨花石。從此,石子崗就改名為雨花臺了。是這樣吧?”樸老點頭道:“就是這由來?!蔽艺郎蕚湔埶麨橛昊ㄊ伺d題詞時,又擁進一批外客,一陣寒暄后,我看人太多亦無坐之地,便低聲詢問道:“樸老,雨花石題……”他微笑地看了一下四座便道:“好,我答應為雨花石題詞。今天不行了,得靜下心來思索一番呵,回北京給你們寄來?!蔽覀儽氵B聲道謝,前客讓后客了。我剛合十轉身,樸老道:“小劉,我給你寫了一幅字,做紀念?!彪S即他的秘書便去內屋拿出一幅字。我喜出望外,如獲至寶雙手接過一看:“精益求精”,上面亦落了我的名款。我激動地頻頻叩首道:“謝謝樸老,我一定精益求精,更上一層樓?!备鎰e而歸。

          約半月后,市公司一同志去北京出差,去拜望了趙樸老,帶回了樸老為南京雨花石題詞一首:“花非花,石非石。暮之霞,朝之熱。千磨堅石見丹心,百拂圓融昭素質?!壁w樸老為雨花石的題詞,為五彩斑斕的雨花石又增添了一段佳話,一份文化遺產。

        棲霞佛像披金身,我榮幸躬逢盛會

          棲霞佛像自樸老認同后,我們便夜以繼日地抓緊完成了最后一道妝金工藝。二十諸天的面部開光著色,畫眉點睛全是我一人站在梯架上親自完成的。我們經過十個多月的艱苦勞動,先后調動了六十余人,才完成這項任務。接著是去棲霞寺現場安裝,在護送這批佛像時,我們動用了六部大卡車,把一尊尊佛像分立在車上,用繩布扎牢帶好。每尊像旁都派兩名人員護持,我和省市宗教局的同志拿著特批公文乘小車在前開道。為了安全,車速較慢,沿途交警都鳴笛攔車讓道,引起眾多行人駐足觀賞。嗨,二十二尊佛像大游行,這可是南京破天荒的。十分稀奇,十分壯觀。

          到棲霞寺后我們住寺下紅景飯店,店里同住的還有一批石刻藝人,正在雕刻寺前放生池——“百蓮池”的圍欄石板。其帶隊的一青年工程師,正為缺少圖稿一籌莫展,見我后就拜請我為他們設計石板圖稿,我欣然同意。便白天帶隊進寺入殿安裝,晚飯后便為他們創作圖稿,經過半個月的安裝,終于一切就位。

          1980年秋,栩栩如生的二十諸天屹立于棲霞古寺毘盧寶殿,彌勒佛和韋馱天神在天王殿入位。

          第二年盛春,在揚州大明寺鑒真紀念堂舉行了隆重盛大的“唐鑒真和尚像回國探親大法會”,我被安排在南京佛教代表團中參加了此次盛會。人山人海,大會由當時剛復任的老省長惠浴宇主持,趙樸老和日本佛教代表團團長唐招提寺住持長老在主席臺就座。他三人講完話后便隆重祈禱梵唄誦經,最后是依次瞻仰日本國寶級鑒真塑像。隊伍像長長的龍,一眼望不到頭尾。從我起步走了近一個小時,才來到用玻璃罩著的鑒真塑像前瞻仰,我雙手合十多多地觀賞了幾眼。在那種場合,我只遠遠地眺望趙樸老的身形,聽到了他那熟悉的話音,沒能近前晤面。后得知其間,日本佛教代表團到棲霞寺參拜,從天王殿到毘盧寶殿,都是行的大禮,全身匍匐在地,很是虔誠呵。每當我去棲霞寺參加活動,我都會去大殿看一看我付出心血的作品,亦到百蓮池旁望一望我創稿刻制的蓮花、魚、鷺鷥、翠鳥等浮雕石欄。唉,多少思念,享受那種甜絲絲的欣慰和自豪之感。

          2000年5月21日趙樸老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雖然長壽,我心中仍非常難過,我和樸老的佛緣即使在他逝世后仍然延續。

        完成樸老未了心愿,我欣然應承

          2006年初夏一日,江蘇省委統戰部副部長、省宗教局局長翁振進同志在市佛協人士帶領下登門來看望我。開門見山說特來請我一事:原來是自上世紀80年代日本佛教代表團組團護持鑒真像回國探親后,趙樸老多次出訪日本,每次必參拜鑒真堂。對鑒真弘揚佛學,建立中日友好的偉大歷史貢獻十分欽佩,生前在揚州大明寺鑒真紀念堂曾多次提議應在該地建一鑒真圖書館,緬懷鑒真的豐功偉績,開展佛學的研究。但至他仙逝終未能實現此愿。2004年,臺灣佛光山宗祖星云大師來揚州謁拜鑒真紀念堂。在座高僧向他講述了趙樸老生前的心愿。星云大師為之感動,遂即表態承擔這項任務。

          翁振進說:“唐式鑒真圖書館現已基本完成,聘我出任首任館長,星云大師委托我為館征集一些鎮館之寶。我們研究要制作一組鑒真事跡的組畫,我在省里物色了許多名畫家,終不能定。前日在雞鳴寺臺城見到您創作的《達摩與梁武帝》白描線刻壁畫很是欽佩。我認為此項任務非您莫屬。特來請您擔當完成,您有什么要求,盡管直言?!蔽乙宦犑勤w樸老的生前心愿,我自當當仁不讓,再加上星云大師之舉了卻樸老心愿,讓人感動,我當即便應承下來。我說:“報酬不計,隨緣,但此項任務在家里無法創作,需安排創作地方?!蔽陶襁M立即說:“那是當然,省市各寺院均可任選?!蔽艺f:“寺院安靜很宜創作。但我還不能完全斷葷?!蔽叹中Φ溃骸皼]問題,安排您有葷食,只是不在寺內?!蔽业溃骸拔铱催€是中山陵園區里靈谷寺好,凈然住持是我好友,對我很敬重?!蔽叹值溃骸皼]問題,明天就和凈然師父落實?!比旌蠡卦?,靈谷寺凈然住持聽說我去,非常高興,對翁局說:“請放心,劉老早就是我的好友。包他在我這里創作一切滿意……”未想到此事被雞鳴寺蓮華住持知曉,因我是她寺院的藝術總監,她便力勸我進住她寺的后院,一切安排妥當。

          進住雞鳴寺后院后,首先研讀有關鑒真的史料?;税雮€月的時間篩選和構思,確立創作組畫的情節,最后確定二十個情節進行創作,即二十幅。再加一幅開篇,共二十一幅,題為《鑒真東渡組畫集》。如同佛教中的“閉關”,我在南京雞鳴寺后院集中精力奮筆半年余,終于得以完成。翁局為“開篇”首幅撰了文,贊揚了星云大師和我的功德。在我的贊同下請南京藝術學院教授書法的季伏昆教授執筆在“開篇”上書寫完成。作品未裝裱前,翁局預約好專程去揚州拜謁星云大師。我們一進客廳,身軀偉岸寬大豐滿的大師穿著沉黃色寬大的僧衣緩緩向我們走來,我們趕忙雙手合十迎了上去。雖然初次相見,大師的慈容笑貌早已在各傳媒載體上見過,所以沒有一點陌生感。翁局介紹后,大師合十后擺了擺手,便各自坐下。當我拿出畫稿時,大師立即招手把我邀到他的面前,坐在他的身旁,把畫放在面前的桌案上,逐幅一張張地展開,讓我講,他邊看邊聽,不時插話,異常高興和興奮,不斷點頭夸贊:“好,我熟悉?!薄班?,這個情節表現好?!薄昂?,這個人物很生動……”最后全部審閱完后,他揚起慈眉,睜開細長的彎彎的笑眼,張開扁長的嘴,興奮地道:“好,這組畫完整地展現了鑒真大和尚的一生,表現出了他的偉大,每個情節,每幅畫就是一個故事呵?!蔽耶斎桓吲d,這是對我半年來勞動和藝術創作的認可。但我還是謙虛地說:“大師,您看還有什么要修改的?我們特地在畫還未裝裱前,送來請您審查的?!彼B忙擺了一下肥碩的大手道:“好,裝裱。這可是我們鑒真圖書館的鎮館之寶呀!”我高興,我見翁局并不亞于我的高興。

          回寧后,翁局安排裝裱,被靈谷寺凈然住持知道,立即爭著說,我有高級裱畫師,我來負責,為趙樸老和星云大師、弘揚鑒真精神做點貢獻,便把裝裱之事包攬去了。雞鳴寺蓮華住持一聽,立即為二十一幅“鑒真東渡組畫”用樟木配了一個大箱柜,爭做佛緣。一切妥當后用專車送往揚州鑒真圖書館珍藏。翁局安排印制了一本畫冊,并在圖書館講堂入座的座票上印上該組畫的選段。

          第二年揚州鑒真圖書館開館,舉行了隆重典禮,當時國家宗教局葉小文局長,時任江蘇省政協主席張連珍等政府官員、高僧大德和社會名流都出席了。翁振進局長主持大會,我應邀為嘉賓,安排在主席臺上就座,并接受了星云大師親自頒發給我的榮譽收藏證書,受到媒體的重點采訪報道。同時開幕的美術展覽館重點展出的就是我創作的鑒真東渡組畫,我應邀陪同星云大師、張連珍等參觀講解。

          佛緣讓我結緣了星云大師,并為實現趙樸老的心愿做出了我的奉獻,盡了我的心力,特感榮幸和暢懷。

          2017年6月9日 南京

        作者: 劉梵天
        責任編輯: 張歌
        >